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今安美文网 > 签名 > 女生签名 > 乡土风情美文

乡土风情美文

来源:女生签名 时间:2018-10-13 08:30:03 点击: 推荐访问:乡土风情作文 宜宾的乡土风情

【www.zqhxrl.com--女生签名】

乡土风情美文篇一

美文

美文:

十指春风

女人不愿拈针线好久了。忽一天满街疯狂的十字绣,女人的包里放着未完成的作品,课堂上慵懒的女生也突然忘情地挑起针线,让我着实一惊。诞生于欧洲宫廷的十字绣堂而皇之步入我们的乡土,我们传统的刺绣哪里去了?

那古典又时尚的丝线,一根根拉来扯去的文化乡愁,如今轮回成各样的形式静息于民间了。抚摸一段刺绣,犹如玩味前朝的诗文与墨香,心不由得细致起来。

古人比今人更好美,懂得美。明代书画家董其昌在《筠清轩秘录》中说道:“宋人之绣,针线细密,用绒止一二丝,用针如发细者,为之设色精妙光彩射目。山水分远近之趣,楼阁待深邃之体,人物具瞻眺生动之情,花鸟极绰约谗唼之态。佳者较画更胜,望之三趣悉备,十指春风,盖至此乎。”好一个“十指春风”,骤然间所有关于刺绣的形容词都失了色。

而中国民间艺术都称刺绣等为女红(gōng),私下觉得若真是“hong”,岂不更美。那种纵深的家族性传承,根深蒂固的女性气息,回味无穷。

幼时看评剧《花为媒》,两个绝色女子洞房互赞,大开眼界,五可夸月娥道:“上身穿着本是红绣衫,踏金边又把云字扣,周围是万字不到头,还有个狮子解带滚绣球……”某处什么花色繁复讲究到极致,穿得还是衣服吗,是披了一身奇葩。

而《红楼梦》里的描写更为惊艳,单是那些名字及色彩之美早把人醉蒙三分。王熙凤一出场“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叫人眼花缭乱。宝玉“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转身回来又是“银红撒花半旧大袄”,更多了风情。即便粗使丫鬟也“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俱是小巧,天工,绝色。

刺绣是个极细的活。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一章写道:“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面,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的散松松的,然后用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是无与伦比的技艺。袭人在宝玉睡榻前刺绣,“白绫红里的兜肚,上面扎着鸳鸯戏莲的花样,红莲绿叶,五色鸳鸯。”宝钗“因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不由的拿起针来,替他代刺。”可见绣时的心情亦是有传染性的。

想现在的服装真是简洁粗陋到令人发指了。女人安静下来也是手拈咖啡或书本,别说指尖生风了,针线不知如何穿引照样是精致女人。倘能为心上人编织一条围脖,已让人惊叹了。

“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下绣鸳鸯。”女孩子最用心的当然是嫁衣了,怀着美好的愿望,绣鸳鸯戏水,蝶恋花,如果刺了手滴了血,恰又依形刺出花朵来,则自己就在其中戏水,千遍勾勒想象中的郎君,是绣自己的未来了。且看唐朝胡令能的《咏绣障》:日暮堂前花蕊娇,争拈小笔上床描,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

柳浪闻莺,十指间端的是心思俏娇,这等春风任你铁尺男人心,也当下柔情起来。乾隆下江南时就曾爱上过一位俊俏的绣女,打动他的想必是倚窗安静的身影。“独坐纱窗刺绣迟。泪沾衣。不见人归见燕归。”汪元量的《忆王孙》把这一情景作了销魂透骨的描述。

而一件绣品的价值与份量又重到关乎婚姻与生命。一对夫妇结婚,入洞房时男人累倒先睡了,光光的身子上系个刺绣肚兜。女人家乡有个风俗,要在新婚之夜把自己绣制的肚兜给新郎系上,表示拴住男人,可自己的绣品还在箱里,男人的一定是相好送的,竟然戴着以示纪念。女人心沉了,大树上拴个扣荡悠悠去了。男人一觉醒来房前屋后寻遍,新娘已然三魂出壳。原来两地风俗不同,男人家乡是新郎备好红肚兜送给新娘,新郎官兴奋中自己先系上了,这才酿成悲剧。

那黛玉寄居红楼,病歪歪弄了半年才得的荷包给宝玉,误解被小子们拿去,遂抄起剪子把正在进行的绣品咔嚓剪碎,零落一地,二人俱各心碎。那荷包就是爱情是小命。黛玉如此清高的读书人也会拈起针线,细细地穿一两件来,再不齿女红,也不希望心爱的男人身上佩戴别人的手绣。

我家奶奶也是绣中高手,祖上三代行医,也算是大户人家。家中针线笸箩里曾有两件奶奶的绣品,一是小巧的荷包,浅灰底色,边角用深蓝的布条细细裹起来,中间刺了一枝净开的莲,绿茎粉瓣,活灵活现,色彩过渡看不出痕迹,极细密平展的,爱不释手。我便揣在兜里,偶尔得了几角簇新的钱塞进去,随时拿出来显摆,终于有一天丢失了,挨了母亲一顿骂。母亲心疼的大概是钱,我则心疼那荷包。另一个是针线包,有外套和内瓤,同样浅灰的底子,刺着蓝紫色缠枝花朵,非常静美。奶奶很早守寡,白天硬撑着当挑担队队长,外号铁姑娘,夜晚孤单的煤油灯下,不管绣些什么,到底有些凄凉。

我没有见过母亲收藏她年轻时的绣品,那时正是困难时期,饭都吃不上,哪有钱换回五彩丝线。但我和姐姐确是经了母亲指导开始懂得刺绣的。

阳光暖暖地透过贴着窗花的格子窗,木桌上摆着竹制的花绷子、布料与丝线。描花用的是糊窗户剩下的小型张,大小不一,细薄柔韧,妥贴地夹在书间,描下喜爱的图案,绘在待绣的枕套、手帕、门帘上,未挑绣线先美三分。现在懂得,剌绣是要心境的。爱的不是绣成的花朵,倒是低头弄莲子,莲子轻如水的美。

姥姥家的一个姐姐出嫁,分派母亲绣一个粉红的门帘,鸳鸯戏水的图案,四个大字“团结友爱”。我和姐姐谁有空谁来,仿佛自己的快乐与祝福也嵌进花瓣了。“花随玉指添****,鸟逐金针长羽毛”,那情景温暖又美好。

后来更换了刺绣方式,叫掇花。针也叫掇花针。速度快,允许粗些,背面刺进,正面留出寸长的线头,之后剪平,毛绒绒的,充满厚实感。我喜欢刺出最艳最胖的花朵。十岁左右时,申请到自己完成一幅作品的机会。白色厚实棉布,松竹梅鹤图,猛看还真是回事,做成了枕套,家中多少个孩子耳鬓厮磨过,至今还完好如初,实在够结实。每次回家,照例要母亲拿出这个枕头用,对女儿炫耀:看,这是你妈幼时的手艺。

多年后刺绣再没拿起过,倒是乡间的母亲一直没忘这营生。村头乘凉,与娘儿们说笑着,一边就纳成一双双鞋垫,花样繁多,最妙是熊猫戏竹图。我也给先生仔细纳了一双,谁知竟不穿,说好好的工艺品应该镶上镜框挂墙上,怎么能天天让臭脚丫子一点点熏破呢。至今也就还收着。后来母亲又发展成毛线挑花了,脚底花色蹁跹,白嫩的脚踩上去,犹如踏在春天的野径上,岂止是舒服。

所以看十字绣那么得女人迷恋,上厅堂入卧房,心里真是异样滋味。翻出少年的花绷子在牛仔裤上绣了一朵桃花,立刻寻着些安慰。虽然十字绣不过是机械重复,到底是细细针脚密密缝,平常女儿也成了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而该死的机器绣,才真正伤了现代女性的纤细玉手和传统女红的兰质蕙心。

真正的刺绣是绝活,是精妙绝伦一叹三回的艺术。也许那种高难度让女人忘而却步,但绝不是深不可测。起于民间,落于民间,我并没有对它失望,万物都是在轮回中永生,多年前的流行风也许转眼就能回来。如此,刺绣、弹琴、作画、读书等雅事美德,一准会像山野的青草,一阵春风就铺到天涯了。

Tag:

乡土风情美文篇二

浓郁的地域风情 独特的乡土世界-论贾平凹的“商州三录”

本科毕业论

论文题目:浓郁的地域风情 独特的乡土世界

学生姓名:张鑫

学号:200500100726

专业:汉语言文学

指导教师:房福贤

学 院:文学院

年 月 日{乡土风情美文}.

毕业论文(设计)内容介绍

目 录

中文摘要 „„„„„„„„„„„„„„„„„„„„„„ 3 英文摘要 „„„„„„„„„„„„„„„„„„„„„„ 3 正文

一 古老神秘的山水 „„„„„„„„„„„„„„„„„„„ 3

二 独特朴素的人情 „„„„„„„„„„„„„„„„„„„ 5

三 匠心独运的创作 „„„„„„„„„„„„„„„„„„„ 8 参考文献 „„„„„„„„„„„„„„„„„„„„„„ 11

浓郁的地域风情 独特的乡土世界

----论贾平凹的“商州三录”{乡土风情美文}.

摘要:商州的山水无声无息地滋养了一代代商州人,而商州人身上也无不映照着商州山水的独特品格。贾平凹的“商州三录”(《商州初录》《商州又录》《商州再录》)出色地绘就了其心目中的乡土图景。贾平凹在平实的书写中让商州山水与商州人达到一种和谐之境,表现出其独特的乡土关怀与人文关怀。

关键词:贾平凹 乡土散文 商州 “商州三录” 散文小说化

Strong geographical style Unique world of local __Reading Jia Pingwa’s the " Shangzhou recorded three"

Zhang Xin

Abstract: The landscape of Shangzhou has quietly nourished Shangzhou people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but also all people of Shangzhou has mapped the unique landscape character of Shangzhou.Jia Pingwa's "Shangzhou recorded three" ( "the beginning of recorded Shangzhou" "Shangzhou also recorded" "Shangzhou re-recorded")are painted on the excellent manner in the eyes of the local picture. In writing-to-earth about Shangzhou Pingwa allowes the landscape of Shangzhou and Shangzhou people to achieve a harmonious environment, showing its unique local care and humanistic care.

Keyword: Jia Pingwa, Local Prose, Shangzhou, "Shangzhou recorded three", Of prose fiction

一 古老神秘的山水

商州居关中和陕南间的秦岭南麓,处于陕北、关中、陕南的交叉地带,群山环抱,丹江纵横,既有关中的古朴、浑厚,又有江汉的清雅、灵秀。深受淳厚的商州文化积淀滋养的贾平凹用他饱含深情而又独到的笔触向世人展现了一个粗

犷古朴、柔美清奇、神秘宁静、深沉而又多变的商州世界。贾平凹写作的目的很明确,意在写关于商州的“地理之书”(《商州初录·引言》)。贾平凹引地方志言—“商州者,商鞅封地也”—足见商州历史之悠久。具体来说,贾平凹在《商州初录》的创作中有意采用类似地方志的写法,各章节多以地理位置或山水风景的描写为引,或以地名起笔,继而展开对于商州各地的具体书写。“洛南和丹凤相接的地方”有“莽岭”,“莽岭一条沟”神秘而又隐蔽,以致别的地方的人一无所知,就是洛南、丹凤的人也理会的寥寥无几;“石门河”与“洛河”相汇处竟有“桃冲”,桃冲滩上的桃花、竹子别有风韵;“冯家湾”鸡鸣听三省,湾河是丹凤县和山阳县交界线,即使是夏天河水也异常清澄,一派迷迷离离的山水景象;最突出的是《镇柞的山》中关于“镇安柞水一带的山”的描写与论述,“镇祚的山,正是特点太多了而失去了特点可怜不能出名,也正是不能出名而可敬的保持了山的实质和内容”。贾平凹借唐代贾岛的诗句“一山未了一山迎”“只堪图画不堪行”突出了山的高险,还描绘了美好奇异的山水交织画面: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瀑布随时都可以看见。值得一提的是,“丹江”这条流水在《初录》中被多次提到,犹如商州地图上的一股粗线,将商州的风土要处流畅地串联起来、彰显出来。丹江从秦岭东坡发源,流过商县三百里路,到了龙驹寨三水相汇、河面冲开,南山到北山距离七里八里,甚至十里,丹江便有了吼声,文到此处以水带地,乘丹江之势转笔锋于龙驹寨的绍介。丹江流经竹林关向东南而去,便进入了商南县境,一百十一里到徐家店,„„汪汪洋洋九百九十里水路,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水滩甚多,险峻而可名的竟达一百三十之处,一出列湾村就开始过丹江河,一过河也就进山了,此处以水连山,山水相互呼应,商州山水之气势可见一斑,笔法独到。

如果说《商州初录》贾平凹展示了实在的地形地景,那么《商州又录》则更多地展示另一种景观。《商州又录》是“地也无名,人也无姓”的创作,但贾平凹仍以自己独到的笔触描绘了商州的不同季节的“山光水色”。《又录》中的十一个章节只有数字标题,但文章的内在文路还是相对明朗和清晰的,除第五、八和十一章节外,都以明显的季节作标示,其中第一、二、九章节是冬景,冬天的山是最耐寂寞的,轻轻奇奇的痩,自由纯洁的雪给大地披上和平的外衣,河面化雪为冰,裂而又冻,冬天里“沟深”“山高”“月小”,商州冬天的山水一片清幽;

乡土风情美文篇三

最喜欢的几首词和美文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作者: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是晏殊词中最为脍炙人口的篇章。全词抒发了悼惜残春之情,表达了时光易逝,难以追挽的伤感。

踏莎行·候馆梅残

作者:欧阳修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踏莎行·候馆梅残》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词作。此词主要抒写早春南方行旅的离愁。上阕写行人客旅的思念。以时空的转换,写人在旅途,漂泊无际,且无止期,从而展示了游子剪不断的离愁。下阕写居者对高楼的企盼和悬想,写远望之人的内心活动。春山本无内外之别,词人将其界定,写出居者念远的迷茫心境,颇令人玩味。全词笔调细腻委婉,寓情于景,含蓄深沉,是为人所称道的名篇。

苏幕遮·燎沉香

作者:周邦彦

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苏幕遮·燎沉香》是宋代词人周邦彦创作的一首小令词,主要表达作者的思乡之情。此词由眼前的荷花想到故乡的荷花,游子浓浓的思乡情,向荷花娓娓道来,构思尤为巧妙别致。上片主要描绘荷花姿态,下片由荷花梦回故乡。全词写景写人写情写梦皆语出天然,不加雕饰而风情万种,通过对清圆的荷叶、五月的江南、渔郎的轻舟这些情景进行虚实变幻的描写,思乡之苦表达得淋漓尽致。

少年游·并刀如水

作者: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少年游·并刀如水》是北宋词人周邦彦所著,这首词,是作者通过追述自己在秦楼楚馆中的一段经历所作,抒发心中忍受心上人与皇帝戏虐调情、颠龙倒凤痛苦。

创作背景

周邦彦居于京城时,与名妓李师师相好。宋徽宗赵佶听到李师师的艳名后,也来凑热闹,常微行到李师师家中。一次,周邦彦正和李师师亲昵,突然听说皇帝大驾光临,惊惶之下,急忙钻到床下。赵佶满脸笑容的走进来,从袖子里取出一个橙子,亲手剥了,道:“师师,这可是从江南进贡来的,来,尝一口!”周邦彦躲在床下,大气都不敢出,却还要忍受心上人与皇帝戏虐调情、颠龙倒凤,心中痛苦可想而知。第二天,他将这段见闻,填了一首《少年游》,送给师师一表心迹:“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几天后,赵佶再度光临,听到师师演唱这首词,明白作者当天一定在屋里,顿时打翻醋坛问是何人所作。师师不敢隐瞒,只得道:“周邦彦词。”赵佶拂袖而去。

行行重行行

作者:佚名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出自《古诗十九首》中的第一首。作者无名氏,选自由萧统所编的《昭明文选》。这是一首在东汉末年动荡岁月中的相思乱离之歌。此诗不迫不露、句意平远的艺术风格,

表现出东方女性热恋相思的心理特点。 文学赏析

这是一首在东汉末年动荡岁月中的相思乱离之歌。这首诗使人悲感无端,反复低徊,为女主人公真挚痛苦的爱情呼唤所感动。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首句五字,连叠四个“行”字,仅以一“重”字绾结。“行行”言其远,“重行行”极言其远,兼有久远之意,不仅指空间,也指时间。于是,复沓的声调,迟缓的节奏,疲惫的步伐,给人以沉重的压抑感,痛苦伤感的氛围,立即笼罩全诗。“与君生别离”,这是思妇“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的回忆,更是相思之情再也压抑不住发出的直白的呼喊。诗中的“君”,当指女主人公的丈夫,即远行未归的游子。

“相去万余里”。相隔万里,思妇以君行处为天涯;游子离家万里,以故乡与思妇为天涯,所谓“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承上句而来,“阻”承“天一涯”,指路途坎坷曲折;“长”承“万余

里”,指路途遥远,关山迢递。因此,“会面安可知”。当时战争频仍,社会动乱,加上交通不便,生离犹如死别,当然也就相见无期。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诗人在极度思念中展开了丰富的联想:凡物都有眷恋乡土的本性。飞禽走兽尚且如此,何况人。这两句用比兴手法,突如其来,效果远比直说更强烈感人。表面上喻远行君子,说明物尚有情,人岂无思的道理,同时兼暗喻思妇对远行君子深婉的恋情和热烈的相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衣带日渐宽松,是因为人日益消瘦,不说人渐瘦而说带渐缓,久别与长期相思之苦都用暗示表达出来。正是这种心灵上无声的呼唤,才有后人的旷世同情和深深惋叹。

诗中出现了两次“相去”。第一次与“万余里”组合,指两地相距之远;第二次与“日已远”组合,指夫妻别离时间之长。相隔万里,日复一日,是忘记了当初旦旦誓约,还是为他乡女子所迷惑,正如浮云遮住了白日,使明净的心灵蒙上了一片云翳。{乡土风情美文}.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二句写思妇因相思之深而产生的疑虑。含蓄的描写表现了女主人公的文化教养。这使女主人公忽然陷入深深的苦痛和彷惶之中。诗人通过由思念引起的猜测疑虑心理“反言之”,思妇的相思之情才愈显刻骨,愈显深婉、含蓄,意味不尽。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猜测、怀疑,当然毫无结果;极度相思,只能使形容枯槁。此二句又承上“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更进一步写久别与相思之苦。“岁月”,指时间。“忽已晚”,言时

乡土风情美文篇四

云南旅游美图美文

先来看看最经典的昆明-大理-丽江怎么走!(以下行程参考稻草人旅行)

首先,很多人说昆明不好玩。昆明哪里不好玩了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在昆明的大好时光都被你去干了啥!在昆明,你可以在翠湖边散步,冬日的翠湖可以邂逅红嘴鸥,夏日则可以入夜了在翠湖边上喝个小酒。云南大学也是不错的漫步选择,其中的映秋楼还是梁思成和林徽因设计的。也可以在翠湖和云大中间的文林街逛逛,喝喝咖啡,品尝小吃。金马碧鸡坊附近还有昆明老街,不过近年已经被拆后重建,多了一点商业的气息。当然昆明的去处还有很多,滇池咯,海埂咯,等等,有兴趣的可以参考Lonely Planet云南,里面有详细介绍各种博物馆和公园等,都是非常有趣的去处。 在昆明好吃的也很多,云南盛产菌类,所以可以去寻找一些跟菌类有关的美食,比如野山菌火锅

啊炒菜啊;此外,昆明也能吃到烤豆腐和烤猪蹄,当然我们接下来会讲建水,所以豆腐留着去建水吃吧~还有各类米线,当地人似乎很喜欢小锅米线;当然还有有名的老奶洋芋,事实上进入云南境内,你会发现这里的各种土豆都好吃得能让你陶醉……

昆明也是一座省会城市,这里有很多现代化城市化的设施,咖啡馆电影院shoppingmall,还有很多很棒的书店,比如麦田书店。{乡土风情美文}.

{乡土风情美文}.

(在云南各类菜市场里可以看见的风景)

(路边的小吃哟)

大理,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把大理列为最爱的城市,或是以后最想定居的城市。比起昆明,大理更古朴些,比起丽江,大理更安静些。上关风下关花,苍山雪洱海月,让这座古城充满了浪漫。想要闹腾的话,洋人街上的酒吧够你疯一把了。人民路上逛一逛,护国路各式小铺子淘货,还有街头巷尾的小吃和水果。大理的美在于她本身的生活气息,像是你可以真正沉静在这里生活上一阵子,宜动宜静。

想看大理,最好是早晨,静谧惬意,古意最浓。

双廊,应该是很多到了大理的人都会去的地方,因为很多艺术家的入驻而让这里名声大噪。在双廊可以骑车划舟,也可以喝茶发呆,当然最推荐的是爬上一座小山坡,俯瞰整个洱海边的村庄。{乡土风情美文}.

{乡土风情美文}.

(爬上小山后俯瞰双廊)

在大理和丽江之间,还有一个被大部分人遗忘的古镇,沙溪。沙溪曾经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2001

年沙溪寺登街被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WMF)入选101个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与意大利庞培古城、埃及国王谷、美国圣托马斯教堂齐名。作为茶马古道上惟一幸存的集市,她有完整无缺的戏院、旅馆、寺庙、寨门,使这个连接西藏和南亚的集市相当完备,还有至今仍在沿袭的鲜活的阿吒力佛教文化、儒家文化和白族民间乡土文化。”

(静静的沙溪)

{乡土风情美文}.

虎跳峡,最有名的当然是中虎跳啦~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夹持下,金沙江在这里急转直下,呈现奔腾德状态,前往香格里拉所属的中虎跳,在峡谷边来一段徒步,深入金沙江,在江边感受滚滚江水奔腾而去。虎跳的壮阔雄伟,能让每一个人豪情壮志,也念念不忘。

(虎跳的激流)

丽江。事实上丽江是一个备受争议的目的地,有的人很爱丽江,可以在古镇里呆上几个月甚至半年,觉得这里节奏缓慢,悠然自得,能碰到好玩的人,能吃到美味的食物。也有人来了两天就想走,觉得这里世俗商业,矫揉造作。

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不一样的丽江,跟每个人的心态心情也有关系。所以你若还未去过丽江,就不要让别人的丽江先进入你的世界里,大可等到了丽江古镇,亲自体验一把。

丽江隔壁老王家有个地方叫拉市海。嗯,过去骑骑马拍个照,确实看上去有点点太游客太无聊。你不懂怎么玩啊!你骑马就是为了拍张照传朋友圈当然你拍完就觉得无聊了,骑马本身是一件多么酷炫的事情!所以说,要深入!深入到打渔村里,在一个文艺大叔开的客栈里吃吃火锅和烧烤,然后划个小船骑个小马。嗯,这样的行程,只能去陌上花开――梦想之地的浪漫旅程 这种地方找了。

(灯火辉煌夜夜笙歌的丽江)

不要以为云南除了昆明大理丽江就没有别的了!!!

不要以为你去过昆明大理丽江就不用再去云南了!!!

不要和这些去过了昆明大理丽江就不去云南的人做朋友!!! 啊,我爱大云南。

Well,好,同学们我们来看一看云南的东南西北……

东边:罗平(曲靖),坝美,普者黑,蒙自,建水,元阳梯田(红河) --主要看点:自然风光为主,红土地/世外桃源/梯田

西边:腾冲,知子罗,丙中洛,福贡,怒江大峡谷本身就美极了

--主要看点:多种少数民族文化聚集,拉祜族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等 南边:景洪(西双版纳),娜允古镇,曼旦,阿佤山,翁丁

--热带风情为主,傣族佤族文化

北边:虎跳峡,香格里拉,滇藏线,梅里雪山卡瓦博格,雨崩,泸沽湖

乡土风情美文篇五

蕴含在平凡中的不平凡

蕴含在平凡中的不平凡

——赏析《平凡的世界》 摘要:《平凡的世界》共分三部六卷,每部五十四章,是中国著名作家路遥创作的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巨著,于1991年完成。这是一部全景式地表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全书共三部。作者在中国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近十年间的广阔背景上,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以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刻画了当时社会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劳动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读来令人荡气回肠,不忍释卷;被誉为“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激励千万青年的不朽经典”。 关键词:不平凡,精神,坚韧

平凡,是生活的本色。我们每一个人,对于这个浩缈的世界来说,都十分渺小、脆弱、微不足道。这个世界也是平凡的,悲与欢、生与死、穷与富、世事的变更,于历史的长河来说,无非是些平凡事。对于平凡,我素来都是这样认为的,直到读了一本书——《平凡的世界》,这才恍然大悟。

“平凡的世界”是路遥文集中份量最重的一部长篇,全景式地描写了中国现代城乡生活,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以孙少平等人位代表刻画了社会各阶层普通人们的形象,人生的自尊、自强与自信,人生的奋斗与拼搏,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纷繁地交织,读来令人荡

气回肠。

一、平凡之景:暗示时代发展

首先,路遥的出发点——平凡的世界。他的世界是平凡的,这只是黄土高原上几千几万座村落中的一座。小说的第一部自1975年的早春开始叙述,开篇文字寓意深远,如作者所言,“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作者所指的寒冬与暖春并非单纯意义的天气概念,作者巧妙的暗示了乡土中国的大气候,非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就要过去,以农民占绝大多数的中国也将迎来她的春天。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朦朦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雪花,正纷纷淋淋的飘洒着......”笔法老道景物描写,给人美的享受,展现出了平凡之景的不平凡的美,统领全局,定下基调,明说景色,实际上暗喻中国改革大潮必将到来,且势不可挡,但现在是春寒料峭,真正等到春回大地仍需时日,而且需耐心地等待。文章的开头不是作者唯一一次对景物的描写。在小说中,作者对春天,春耕、花儿、草„„、夏天,烈热炙烤下的大地、庄稼的干旱、抽水调水„„、秋天,打枣、秋割、麦田„„都有描写。同时,在介绍故事主角少平、少安的家乡现象的时候,作者笔下又是那么清晰地描绘每座河流、每座山、每座建筑比如庙宇、小学所坐落的位置,通过这个看似“代笔”的文字下,我们知道了那个年代的中国落后到究竟怎样一个地步,一座中国那个年代的典型乡村风貌跃然纸上。

其次,“......人们惊异地发现,街头和河岸边的柳树不知不觉到抽出绿丝;桃杏树的枝头也已经缀满了粉红的花蕾。如果留心细看,那向阳坡的枯草间,已经冒住了一些青草的嫩芽。同时,还有写别的树枝条也开始泛出鲜亮的活色,鼓起了青青的苞蕾,像刚开始发育的姑娘一样令人悦目。” “......远远近近的山峦,纵横交错的沟壑和川道,绿色已经开始渐渐浓重起来。玉米、高粱、谷子、向日葵......大部分的高杆作物都已经长了大半截。豆类作物在纷纷开花:雪白的黄豆花,金黄的蔓豆花......在绿丛中开得耀眼夺目。 ” 在对小说主人公所在县城的描写时,作者处理的又是那么的巧妙,一个乡村土生土长的孩子第一次进入县城的目瞪口呆,一个高中毕业的孩子渴望走出大山,奔向更广阔天空的雄心,一个失去最心爱的人地少年回到县城的失落感和痛苦之情都经由景物刻画。 “随着岁月的流逝,街头的树叶在秋风中枯黄了。黄原城周围的山野,也在不知不觉被大片的黄色所覆盖。古塔山上,有些树叶被秋霜染成深红,如同燃烧起一堆堆大火。天格外高远而深邃,云彩像新棉一般洁白,黄源河不仅樟赛,而且变得清澈如镜,映照出两岸的山色秋光。” “这季节,寒冬的山野显得荒凉而又寂寞。山上或沟道,赤裸裸地再也没有什么遮盖。黄土地冻得像石板一样坚硬,远初的山坡上,偶尔有一拢高粱杆,被风吹得零零乱乱铺在地上。山野和河边的树木全部掉光了叶子,在寒风中孤零零地站立着,植物的种子深埋在土地里作者悠长的冬日梦。地面上,一群群的乌鸦非来飞去,寻觅遗漏的颗粒,“呱呱”的叫声里充满了凄凉”,四季之景,一应

俱全,春天到夏天,夏天到秋天,秋天到冬天,冬天又到春天,过度的非常自然,跨越了近10年的季节变化,相同的季节不同的手法描写,让读者大览宏图。最后一段中写道:“他在矿部前下了车,抬头望了望高耸的选煤楼、雄伟的矸石山和黑油油的煤堆,眼里忍不住涌满了泪水。温暖的季风吹过了绿黄相间的山野;蓝天上,是太阳永恒的微笑。

他依稀听见一支用口哨吹出的充满活力的歌在耳边回响。这是赞美青春和生命的歌。

他上了二级平台,沿着铁路线急速地向东走去。他远远地看见,头上包着红纱巾的惠英,胸前飘着红领巾的明明,以及脖项里响着铜铃铛的小狗,正向他飞奔而来......”

当然,最后这三自然段不单纯是景物描写,它实际上是情景交融,有机整体,不可分割。在此,权且把它作为景物描写。因为,它写得实在太美了。美得酣畅淋漓,无与伦比,美得让人想哭。

这几段是描写孙少平在经历了痛失女友田晓霞,婉言谢绝金秀的爱之后,毅然选择回到他熟悉的大牙湾煤矿的所见之景。

如果说开头的景物描写让人在看到希望的同时又深感压抑的话,那么结尾的景物描写就让人在深感遗憾的同时又甚感欣慰----既伤感又酸楚,既痛苦又宽慰,为孙少平,惠英嫂,明明和响着铜铃铛的小狗。也为路遥和一切平凡的人们。

二、平凡之境: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美丽

“《平凡的世界》反映1975—1985这十年间农村、工矿、城市各个方面的社会生活,全景式。我认为这一段时间是中国转型期的前奏,充满了密集性的社会事件与政治事件。要求特别详尽的背景材料,故事可以编。”①《平凡的世界》是一部气势恢宏的历史剧、文化剧、生活剧,它不仅包含着对历史、文化和生活的生动描写,还有反观世界的批判和赞美。

作品叙述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变革的时代,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这个新生事物的酝酿期和产生发展期为历史大背景,展现了当时中国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状况。那段历史,也许是中国人民从相对不符合当时实际的“大锅饭”的压抑下,走向勤劳致富、精神开拓的开阔天地的历史丰碑。那段历史的中国,激荡着改革的星星点点的思想火花和热情,神州大地再一次燃烧起了生机。三十年的历史证明,改革开放是正确的主流。不可否认,随之而来的,还有不少经济社会问题,这是人类发展不可避免的矛盾,更是不能忽视的“拦路虎”。

很多故事,有时间要素,也少不了空间要素。苍凉、深沉的黄土高原便是《平凡的世界》是主要空间范围。在这个地方,有着深远的传统民族风情和深厚的文化积淀,最具特色的也许就是信天游了。信天游在路遥的很多小说中都有大量铺陈,别具特色。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在苍茫的黄土大地上,在起伏的黄土山川里,悠扬的信天游如春风般飘荡,荡涤着黄土儿女的心。它们恰到好处地描绘了黄土高原的风景和人文情愫。除此之外,黄土高原独特的窑洞、庙会等都在作品

乡土风情美文篇六

略谈乡土文学的当下使命及禾源散文的精神诉求

(为禾源作品研讨会准备的发言纲要)

石 城

一种观点认为,乡土文学最早可溯源于鲁迅的《故乡》。乡土文学这个词,最初也缘自鲁迅的一次偶然命名。他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导言》中说道,“蹇先艾叙述过贵州,裴文中关心着榆关,凡在北京用笔写出他的胸臆来的人们,无论他自称为用主观或客观,其实往往是乡土文学”。 尽管鲁迅对“乡土文学”这个词未做出正面的阐述,但他无形中勾画出当时乡土小说的创作概貌。当时,乡土文学的作家群多寄居于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沐浴着现代都市文明,领受着“五四”新潮的思想洗礼。现代文明和进步思想,基本上成为当时作家书写乡土文学的共同的内驱力。

这就是说,在当时社会急剧变革的背景下,一些来自农村或社会底层的进步作家,受新思潮鼓舞与激励的同时,意识到广大农村依然深处蒙昧与落后的现状,转而通过自己的文笔去唤醒人们对农村、以及农民命运的关注,从而就产生了所谓的乡土文学。由此可见,乡土文学从一发端就承担着某种社会使命。

说到使命,乍一听,不免有点儿否认文学的自觉性,并使之沦为政治附庸或思想工具的嫌疑。但是,事实上社会变革所产生的巨大可塑空间正是文学的自由天地。另一方面,从中国近现代文学史看,每个时期的文学、特别是乡土文学,都不可避免地留下那个时期的时代印记。这样,如果不考虑作家的主观情感,单从现象上来看,基本可以认为是时代赋予文学的使命?就乡土文学来说,新文化运动时期,在“为人生”文学主张和鲁迅“改造国民性”思想的启迪下,如彭家煌、鲁彦、许杰等作家,带着对童年和故乡的回忆,用隐含着乡愁的笔触,将“乡间的死生、泥土的气息,移在纸上”,创作了一大批优秀文学作品,表现了宗法制农村中的世态炎凉和无产者的不幸,封建等级制度延伸出的生活逻辑和社会心理对贱者、弱者不动声色的毁灭,封闭的边远乡村中原始野蛮习俗对人民的拨弄和控制等重要主题。抗战期间及至稍晚,以赵树理、孙犁为核心的“山药蛋派”和“荷花淀派”,尽管二者在写作手法上大相径庭,前者坚持革命现实主义的方法,后者采用浪漫主义语言和风格,分别塑造出一批迥然不同的人物形象,但基本都被政治斗争和战争主题所主宰。到了合作化题材时期,以柳青和浩然为代表的作家们,更进一步转变为具有着敏锐政治意识的全知者。他们以乡土小说为主要对象,输出革命和继续革命的理念,着意塑造出具有高度革命觉悟的农村“革命新人”。如此等等,无不可视为一种文学使命。

那么,当下乡土文学又将面临怎样一种时代使命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广大农村从现象到精神本质,可以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现象看,首先是生产方式的转变和生产效率的提高,以及由此所带来的农民生活水平的改善与农村面貌的日新月异。当然,相对负面的,还有农村生态环境的破坏,和汹涌澎湃的“民工潮”使农村面临着“空心化”的考验,等等。但是这些表面的现象,不过是新闻报道所要反映的内容,并不是文学的任务。文学必须进一步深入到人的精神领域才是有效的。

从精神的角度、也就是观念的角度来看,当下的农村正面临着深刻的危机。首先,是作为民族灵魂的东方文化遭到泊来的西方文化冲击;其次,是世代因承的农业文明和区域性保守观念,遭到迅速发展的工业文明和现代开放意识的冲击;第三,是传统道德准则遭到商品经济所带来的狭隘利益观念的冲击;第四,是日益边缘化的现有生存秩序遭到城市化理想的冲击,等等。在这样一系列巨大冲击下,广大农村人们的精神防线普遍松动,甚至失守,包括合作化以来所建立的集体主义思想事实上的瓦解,渊远流长的宗族观念、团结互助的优良风俗、乃至作为家庭结构最起码的亲情人伦等等,都不同程度地遭到破坏或扭曲。代之而起

的,是个人自我意识的猛然增强及其在终极价值观上的四顾迷茫、不同群体间对现有生活环境的强烈的弃守矛盾等等,由此把广大农村推入到一个表面越是繁华、内心越是焦燥的混乱的精神裂变状态。这样的精神境遇,最需要文学这种特殊的“药剂”来疗养或者催化。表现这样一些重大的主题,关心这样一个弱势群体,既是乡土文学的先天功能,也应是乡土文学与生俱来的担当,或者说就是使命。

事实上,不少作家似乎已自觉承担起这个时代性使命。有人认为,以贾平凹和韩少功等人为代表的实力派作家,其乡土散文立足于优厚的传统文化土壤,展开了对现代性的深刻反思;以刘亮程等为代表的新生代作家的乡土散文,则以诗人特有的玄思对乡土的整个底蕴展开透析式的追问,表现了“大地悲歌”式的美学风格。那么我可不可以认为,作为福建散文新秀的禾源,他既不属于前者,也不属于后者,而明显属于另一种。尽管没有迹象表明禾源自觉承担了上述使命,但是不能否认,他的许多作品在客观上的确或多或少地涉及到上述精神话题。禾源的散文正是凭着这一点与当下其他散文区别开来。

早在1936年,茅盾就已经指出,乡土文学最主要的特征并不在于对乡土风情的单纯描绘:“关于‘乡土文学’,我以为单有了特殊的风土人情的描写,只不过像看一幅异域图画,虽能引起我们的惊异,然而给我们的,只是好奇心的餍足。因此在特殊的风土人情而外,应当还有普遍性的与我们共同的对于运命的挣扎。一个只具有游历家的眼光的作者,往往只能给我们以前者;必须是一个具有一定的世界观与人生观的作者方能把后者作为主要的一点而给与我们。”禾源显然是属于茅盾这里所说的后一种。禾源乡土散文的主要笔触,并不是用以描绘所谓“特殊的风土人情”,而是用以关注那些有着“普遍性的与我们共同的对于运命的挣扎”的人们。在他的笔下,先后刻画出诸如“二婶”(《二婶改嫁》)、“疯伯”(《守望葡萄的疯伯》)、“小媳妇”(《一棵枯死一半的树》)、“阿青哥”(《 阿青哥》)、“退休的阿姨”(《河床边的一株草》)等悲剧形象。所不同的是,禾源并不单纯写人,更不单纯写特定时代背景下的人,而是将乡村的残规陋习、道德重负、时代印纪乃至图腾信仰等因素捆在一起,试图通向一种悠远的宿命,从更深处把握命运的主宰。他仿佛真正掌握了乡土精神这把密匙,以人为入口,由此扩展到乡村的一草一木,从而扇状地打开他的写作世界,对乡村的生存背景展开全景式的深层思考。这使他的散文作品闪烁着思辨色彩和智慧的灵光。比如类似“长在地里的是命,长在女人身上的是根”(《稻草和女人》)这样的话,既体现了他面对大自然的宿命,又体现了他对女人作为生命母体的神格化体认。一句话,禾源的散文里透露着一种特定时空下的人本精神。自然,这也是现代文学本位观的一种体现。

话说回来,一个时代的使命何其大,类似禾源者何其多。把禾源放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讨论,并不是说他已经足以代表着什么。恰恰相反,在我看来,尽管禾源的创作已经取得不少成绩,但他的不足同样也显而易见。有关这一点我已在《关于禾源散文的若干个关键词》一文中谈及,此处不赘。我想补充一句,就是有广泛而持久生命力的作品,必与民生有关。反过来,只要扣紧时代脉搏,乡土文学必大有可为。何况当下广大的农村正处于深刻变革之中呢。

2010/3/16

本文来源:http://www.zqhxrl.com/qm/244173.html

上一篇:二三事范文
下一篇:互联网思维地产段子

扩展阅读文章

今安美文网 http://www.zqhxrl.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今安美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